武汉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游戏资讯 >

完本小说《恨在相逢未嫁时》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10-08 13:11:49

  龙书屋,回复:即可阅读全文

  《恨在相逢未嫁时》小说主人公:《》精彩试读

  第十四章 我们一起去死吧

  陆榐封松了手,看着苏稚的眼睛逐渐变得冰冷,他忽然觉得有些难过。

  只是他不知道,这难过究竟从何而来。

  如今苏稚的下场,不正是他想要的吗?

  他的母亲,被苏家的人害死。他在北漠,被苏家人联合陆展凌处处陷害。苏稚暗中为苏家提供他的情报,好几次险些要了他的命。陈柳青,曾经救过他一条命,却被害得终生残疾,如今连他们的孩子都死在了苏稚手上。

  这些重重,对比苏稚的下场,不都是一报还一报吗。为什么他要难过?

  “苏稚,到如今这个地步,每一步都是你咎由自取。我送你出宫,也算是我对你最后的一点仁慈。如今陆展凌死了,宝儿也死了。我们之间,两清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苏稚忽然狂笑起来,飞身上前,一把拽住了陆榐封。

  陆榐封眼疾手快,两个人厮打在一起。苏稚把宝儿放在了一边,似是发了狠了,跟陆榐封打得难分高下。

  从前,陆榐封便知道苏稚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眼前的苏稚招招狠辣,极其凶猛。她是在跟自己拼命了。

  而陆榐封极力避开要害,好像害怕伤到了苏稚一般。

  苏稚跑出凤鸾殿,飞身上了屋。有侍卫闻声赶来,却被陆榐封喝退。

  “苏稚,你究竟要闹什么!”

  陆榐封上前去,想抓住苏稚,可是苏稚却不跟他纠缠了,转身就跑。

  两个人皇宫之中你追我赶,因为陆榐封的命令,却没有人任何人敢上前。

  苏稚的身影落在南城门之上的时候,她也终于耗尽了体力。

  大雪落下,好像要把这世界的尽头都淹没一般。

  陆榐封站在她的背后,看着她一身鲜红,站在大雪之中,凄厉决绝。

  “苏稚,你干什么?我说了放你出宫了,你下来,我这就放你走!”

  然而苏稚却不为所动,站在凌冽的锋利,任由头发散乱。

  “陆榐封,三年之前,我入北漠。次年二月,你多次被人陷害之后,开始暗中组建势力,笼络金都中的朝臣。次年九月,你说你去围剿流寇,其实,你是去拔了陆展凌留在北漠的眼线。而那些眼线,只是陆展凌留着看护我的。若我是奸细,在你第一次跟苏家对立的宁国侯见面的时候,我就该通报给爹爹了。若我想害陈柳青,在你第一次偷偷把陈柳青藏在北漠的时候,我就可以一刀杀了她。那个时候的你,能奈我何呢?”

  陆榐封听着苏稚的话,脸色却越发紧张起来,他朝着苏稚缓缓靠近,声音有些发哑:“好,你说的这些,我都会去查的。你先下来,好不好?”

  苏稚扭过头,笑了,“陆榐封,若是你信我一句,这些事情,你早就能查清了。可是,你偏偏没有。”

  此时,陆榐封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朝着她伸出了一只手:“好,我信你,我今后都信你,你下来,好不好?”

  莫名的,慌乱从陆榐封的胸口划过,竟然有些刺痛。

  “陆榐封,你抱抱我。”

  忽然,苏稚朝着陆榐封伸出了双手,让他上来。

  陆榐封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把抱住了苏稚:“稚儿,我们下去吧。”

  可是苏稚靠在陆榐封的怀里,却忽然诡秘一笑:“陆榐封,你方才说,我们两清了。可是并没有,我苏稚,给了你太多感情,你还没还我。”

  “陆榐封,我也不要你还了。今后,我也不再给你了。”

  “陆榐封,你跟我一起去死吧!”

  第十五章 她死了

  漫天大雪落下,覆盖在苏稚墨色的头发之上,她的话出口,让陆榐封忍不住紧皱了眉头。

  “苏稚,你要干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冷,陆榐封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忍不住轻轻颤抖。

  苏稚紧紧地抱住了他,在冬风凌冽之中,拖住他的身郑州那个医院专治癫痫体,朝着城墙之下倾倒。

  “陆榐封,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记住你的样子,下辈子,我苏稚一定绕着你走!”

  苏稚的声音撕心裂肺,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喊出来一般。

西安小儿痉挛性癫痫怎么治

  而城墙之下,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救驾!”

  利箭刺破长空,穿过了苏稚的肩膀。

  她一声闷哼,却只是对着陆榐封傲然一笑,凤目妖媚,眼中有泪水滑出,好似要把今生对陆榐封的爱都流尽一般。

  “陆榐封,我们再见了。”

  说完,苏稚伸手一推,把怀中的陆榐封推回了城楼之上,而她的身体却宛如残叶一般,朝着城墙之外落下。

  “稚儿!”

  陆榐封看着苏稚的身体落下,猛然扑到城墙边,却连她的一片衣角都没能抓住。

  半空之中,苏稚仍旧死死地盯着他,嘴角还挂着嘲讽的笑容。

  “陆榐封,我们今生,再也不会见了吧。”

  看着苏稚的身体落地,陆榐封忽然觉得,这高耸的城墙,和苍雪蔓延的长空,都抵不过他们之间的距离。

  慌乱之感顿时从陆榐封的心里逐渐蔓延上来,痛,为什么会这么痛?

  “来人,去救皇后!”

  陆榐封站在城墙之上,一声怒喝,刚转身准备去寻苏稚的尸体,却忽然见一只火箭从他身边穿过,朝着城墙之外笔直落下。

  陆榐封的瞳孔逐渐放大,飞速转身,想要抓住这只火箭,却来不及了。

  火箭落到了苏稚的身体之上,大火瞬间便吞没了她的身体。

  红色的衣角在火焰的吞没之中变为灰烬,苏稚是骄傲的凤凰,却无法在这场大火之中涅槃了。

  “为什么?”

  看着火焰吞没了苏稚的身体,陆榐封的眼泪倏然从眼眶之中滑落。

  冰冷的泪水划过脸庞,陆榐封伸手去摸了摸,眼里一片茫然。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这么难过?苏稚回不来了,不是正合他的心意吗?为什么他会这么难受?

  “皇上!”陈柳青的声音从一边传来,丫鬟侍卫推着她上来,她秀西安治疗癫痫病都有哪些常识气的脸上尽是担忧。

  “皇上,您怎么样了?还好吗?”陈柳青脸色有些苍白,眼神之中有些迫切之色。

  陆榐封低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没了色泽:“贵妃身体还未恢复,送她回去。”

  说罢,陆榐封转身便要离开。陈柳青却一把拉住了陆榐封的袖子:“皇上?姐姐呢?”

  陆榐封背对着她,看不到任何表情,声音却无比冷冽。

  “朕这就去接她。”

  城楼之上,风雪刺骨,落在陆榐封的身上,却让他的心火辣辣地疼起来。

  宫内的侍卫此时已经扑灭了苏稚身上的火。原本一身红衣都已经被烈焰燃尽了,只剩下一堆死灰,如同他们二人之间一般。

  黑灰之中,陆榐封还看到了什么东西,上前把它拿出来,是一块腰牌。

  玉质的腰牌被熏得漆黑,陆榐封抹去上面的灰尘之后,还能够看到上面的字。

  “镇北王府。”

北京市治幼儿癫痫的方法

  蓦然,陆榐封的心头微微一颤。这块镇北王府的腰牌,大概是自己送给她唯一的东西。

  龙书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