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周新城:必须和防止颜色(转

时间:2019-12-25 09:23:02

周新城:必须和防止颜色(转

周新城:必须和防止颜色(转

发布时间:2015-07-20 已有: 人阅读

【核心提要】

每一场颜色都是美国谋取世界霸权的战略棋局中的一枚棋子。美国对颜色屡试不爽的规律性有着深刻的认识,一套做法已经成熟。

以来,我国发生颜色的土壤逐渐加厚,颜色的可能性越来越加大。美国在中国搞颜色的各种动作始终没有停息过。

面对美国推行颜色的咄咄逼人的攻势,理直气壮地资产阶级,揭露美国鼓吹的“”的实质;同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发扬社会主义,真正体现人民当家作主,这项工作已迫在眉睫。

为预防颜色,我们必须加强国家工具,从意识形态、组织领导权、阶级基础和经济基础上,系统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

【专论】周新城:

必须和防止颜色

最近,一系列国家发生接连发生颜色,更迭,政局动荡,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这种由美国导演的现的所谓“”,值得我们高度。

一、颜色是有规律可寻的

所谓颜色,其实不是什么,而是通过和平的“街头”方式(有时也不排除使用,但主要的不是方式)的一种。这并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国家的政局剧变就是一个典型(最早叫天鹅绒,比喻像踏着天鹅绒一样向前滑行,意思是没有行动的改变),后来在一系列东欧、中亚以及北非国家重演。由于在的过程中,夺取的反对派往往用某种颜色作为标志,例如,乌克兰用橙色作为标志,格鲁吉亚用玫瑰色作为标志,吉尔吉斯斯坦用作为标志,突尼斯用茉莉花作为标志,等等,所以把这类事件统称为“颜色”。

应该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颜色:一类是改变社会主义国家的性质,把社会主义的变为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像上世纪80、90年代苏联东欧国家发生的政局剧变那样,这类颜色,实质上就是我们常讲的“和平演变”;另一类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把现改变成为的(或更加的),以来,剧变以后的东欧、中亚以及北非许多国家发生的事件,实质就是如此。对我国来说,总结第一类的教训更为重要一些。遗憾的是,我们对苏东剧变的原因和教训,至今在一系列原则问题上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这对于我们防止苏东剧变在我国重演,也就是说防止和平演变,是十分不利的。

尽管两类颜色的性质不一样,但两者具有许多共同之处,有一些规律性可以探寻。已发生的颜色大体上都是这样的几步。

第一步,制造现的。同志说过,凡是要一个,总是要先制造,做意识形态工作。的阶级是这样,阶级也是这样。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由美国背后支持、的颜色都是如此,无一例外。这种意识形态工作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把现妖。收集工作中的毛病、错误,加以夸大,群众的不满。有时抓住某个突出事例反复宣传,使群众对现的“”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在苏联剧变过程中,敌对揪住肃反扩大化大做文章,任意扩大肃反中被的人数,详细叙述的过程,描写各种细节,制造恐怖气氛,群众对现的信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这是屡试不爽的。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搞颜色,首先是制造否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的,把领导的斗争以及社会主义时期的建设说得一无是处,,,这样,D、社会主义就是的、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正如习总结苏联演变的教训时指出的,苏联向资本主义演变,是从否定历史开始的,否定苏联历史、否定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否下去,城头变幻大王旗,一夜之间。政局变化可以是突然发生的,思想变化却是逐渐的、潜移默化的,人是有思想的,思想防线突破了,其他防线也就守不住了。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历史主义是会导致的,这是苏联演变的历史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必须牢记这个血的教训。另一类是通过工具的宣传以及人员的来往,美国的价值观,美化美国式的、,让广大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认同美国的经济制度,为有朝一日建立奠定思想基础。对这一类“放长线钓大鱼”式的工作也应该保持高度,千万不能被美国的、忽悠了。

第二步,建立组织。在制造、搞乱人们思想的基础上,建立反对派组织,这是颜色的重要一步。有了组织就可以去影响更多的人。先是不那么定型的非正式组织,进一步是成立反对党。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同意成立所谓的“非正式组织”,实际上就是允许有组织地、公开地进行主义的活动;随着形势的变化,在“非正式组织”的基础上必然成立反对党,而同意成立反对党,就意味着实行制;一实行制,必然导致取消的领导地位,这就为资产阶级政党夺取创造条件。所以,对那些非组织,尤其是支持的非组织,必须严格控制和管理,只能允许它们在法律(尤其是)范围内进行活动,决不能其进行主义的活动。尤其要严格管理资助的资金的来源及其使用情况。对那些非法政党,更应该。在这方面,决不能的反应而犹豫、姑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组织派,以便带领不明的群众进行活动,伺机。

第三步,物色有影响的、具有一定号召力的主义和人士(最好是体制内的头面人物),作为反对派的,以便把力图现的各色人等聚集在一起,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由他带领群众向现发起进攻,组织以他为首的新。这种人最好是经过美国培训的,或者是与美国的机构有着密切联系的,必须具有明显的倾向,“靠得住的”。亲手解散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就是物色到的“自己人”(撒切尔夫人语)。我国曾经出现过的网上选举,也是物色反对派的意思。

第四步,利用某个突发事件,或者利用选举机会,打着、的旗号,组织、、、、、占领广场、冲击机关等等“街头”活动,交权。“街头”是不讲理的“单行道”:反对派怎么做都是的,不合美国意的除了下台怎么做都是违反。反对派在选举中得到的是少数票,就说有舞弊,要重新选举,不重新选举就是不;反对派进行各种非法活动(包括冲击、议会大厦),那是,而予以,就是不。总之,利用“”不合美国意的的手脚,鼓励的反对派放手干。

可以说,所谓颜色,意识形态工作是基础,组织有头面人物带领的反对派是关键,突发事件是可以利用的时机,目标是建立。

美国对颜色这种屡试不爽的规律性有着深刻的认识。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得手以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在2005年4月21日会见白俄罗斯反对派代表时宣布:“现在是白俄罗斯实行变革的时候了。”她提出了四大主攻方向:支持、创办新的大众传媒;加速发展;组成反对派联盟;选出统一的候选人,在2006年的中与现任卢卡申科一争高低。由美国国务卿亲自出面为一个国家的反对派出谋划策,在以往常罕见的,这反映了美国对颜色作了总结,一套做法已经成熟了,可以到处搬用了。

二、背后都是美国的,贯彻了美国的利益

颜色是在不同国家里发生的,表面上是本国人民在争“”,更迭,但背后都有一只着,贯彻的都是美国的利益,服从于美国的战略要求。可以说,每一场颜色都是美国谋取世界霸权的战略棋局中的一枚棋子。

美国是垄断资产阶级的帝国主义国家,它的根本利益在于对外扩张,搞霸权主义。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取得了“一超独强”的地位,明显加快了它谋取全球霸权和建立单极世界的步伐。国际力量对比严重失衡,使得美国霸权主义呈现出更大的进攻性、侵略性和冒险性。前克林顿说:“要使世界免遭过去的灾难,必须有一个领导,而且只能有一个领导”,而美国“最具有领导这个世界的能力”。“9.11事件”后,小布什公开提出,“世界上任何地区的任何国家都必须做出选择:或者跟美国站在一起,或者跟恐怖站在一起。”这充分出美国的的本质。美国的一超独强的地位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种全球霸权主义也就不会发生变化。

实现霸权主义可以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使用武力,例如美国在伊拉克动武;一种是和平的方式,像踏着天鹅绒那样平稳地滑向美国设定的目标。实践表明,前一种方式“成本”太高,收效并不尽如人意;后一种方式花费少、成效大,而且阻力小,容易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美国发动侵略伊拉克的战争,花了2000多亿美元,人了1500多,得罪了许多盟国,仍没有完全达到目的,反而留下了许多后遗症;而在乌克兰2004年的“橙色”中,前前后后只投入2亿美元左右,人未一个,就大见成效,并得到盟国的一致支持。两相比较,当然后一种方式合算了。这么一算账,美国为了实现领导和称霸全世界的愿望,反美的或不那么的,扶植完全的人上台,除非万不得已,当然以和平的方式为好。一系列颜色就是根据美国独霸世界的需要,在美国导演下发生的。当然这只是美国的愿望,有时也会事与愿违。对于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应该有的认识,不要抱不切实际的幻想;对美国颜色的,应该有高度的,不能掉以轻心。

美国推行颜色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打出的都是的旗号。美国先给不合它的意的扣上“不”、“”、“反”、“违反”等等帽子,然后反对派起来要。这是很容易人的,有谁不想要呢!?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国家的剧变中,美国使的就是这一招;初在南斯拉夫、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以及后来的北非国家,使的还是这一招。例如,1989年10月7日在首都,得到美国支持的者在国宫国庆招待会场外的就是要“”的口号,10月9日在莱比锡爆发的7万人参加的提出的要求也是实现“”。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都是在“”的“街头”的冲击下的。进入21世纪,美国对反美的南斯拉夫米洛舍维奇以及尽管但不那么彻底的格、乌、吉的原,也是用“”、“选举”这一手法者下台,换上听话的完全的。例如,在2004年乌克兰选举风波中,当反对派的支持者被问到“为什么要支持尤先科”时,很多人回答:“支持尤先科就是支持”。这一招还是挺的。美国也想对中国使用这一招,初,美国前国务卿赖斯来中国访问之前就叫嚷:“中国的进程应该有一个日程表”,她已经迫不及待了。总结这个历史经验,我们必须在广大、干部和群众中广泛进行马克思主义的观的教育,从理论上分清与资产阶级的界限,理直气壮地资产阶级,揭露美国鼓吹的“”的实质;同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发扬社会主义,真正体现人民当家作主。面对美国推行颜色的咄咄逼人的攻势,这项工作已是迫在眉睫的了。

为了实现颜色,美国是不惜财力的。凡是发生颜色的国家,反对派没有一个不是得到美国的财政支持的。进行反对现的活动,包括做意识形态宣传、搞“街头”、组织选举,那是要花很多钱的,而反对派又大多没有钱,不得不依靠美国出钱。在这方面,美国是极其大方、不惜血本的。在乌克兰,当以尤先科为首的反对派组织大规模,需要把各地群众集中到首都基辅时,美国通过非组织(例如索罗斯基金会)出钱租车并发劳务费(据说每天10个美元,远远超过当地实际收入),而且一夜之间在广场上搭起了帐篷,以供住宿。在格鲁吉亚的玫瑰色过程中,美国也借助于非组织事先准备好了一切,如花多少钱、资助哪个组织、与谁合作等等。为了白俄罗斯卢卡申科,2004年美国拨款8900万美元用于支持白俄罗斯的、反对派、国内组织和商业团体;2005年美国又宣布将专门拨款500万美元用于资助白俄罗斯的反对派。据说美国每年为了“促进”的拨款就高达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有关颜色的准备工作往往是通过非组织进行的,在做意识形态工作的阶段更是如此。各种基金会打着合作交流、资助科学研究等进行思想渗透,并物色将来可以利用的人选。这种活动是隐蔽的、潜移默化的,直到关键时刻其作用才出来。因此对这类基金会组织必须认真对待,仔细甄别,切不可小利而忘。

美国十分注意从上培植能起领导作用的“”。波兰的瓦文萨、南斯拉夫的科什图尼察、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乌克兰的尤先科都是美国相中的“人物”,他们都是受过美国明里暗里的鼎力相助,有的还直接在美国接受过“教育”。例如,2003年夏天,美国在贝尔格莱德举办了一个讲习班,格鲁吉亚的萨卡什维利应邀前往,接受有行塞尔维亚式的“温和”的培训。几个月后萨卡什维利便在格鲁吉亚成功地发动了“玫瑰色”,顺利登上宝座。除了外,美国还大力培养“中坚力量”。2000年3月,美国在匈牙利首都的希尔顿饭店举办“非抵抗讲习班”,24名南斯拉夫反对派领导人秘密前往受训。这些人在专家指导下学会了如何组织、,如何通过手势进行交谈,如何克服恐惧心理,如何一个“”的等等。这些人学成回国后很快就投入反米洛舍维奇的街头中。2004年秋,美国派遣1000余人分赴乌克兰14个州,为橙色及时培养、输送了大批。在白俄罗斯,2003年有近200名白俄罗斯“活跃”赴美参观、受训,50名白俄罗斯青年参加美国组织的“未来领导人”项目,赴美学习。

面对美国推行颜色的种种手法,我们应该严肃地认真对待。应该看到,中国作为现界上唯一的社会主义大国,美国是视为的,非欲除之而后快。正如指出的:以美国为首的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1)美国加紧对我国推行西化、分化的战略,力图在中国也搞一场颜色,的“占中”,实质上就是一种预演,在试验,积累经验,目标是在搞颜色。而我国的资产阶级化在美国的支持下也蠢蠢欲动。2003年搞的那场“民间修宪”闹剧,2008年的《08宪章》,就是很好的证明。因此,我们对已经发生的颜色必须认真总结,未雨绸缪。

三、预防颜色是一项系统工程

在当前国际国内的形势下,我国发生颜色的是客观存在的。我国是在资本主义包围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界范围内,资本主义无论在上、经济上、科技上、军事上还是在意识形态上,都占有优势,美国对我国一直在推行西化、分化的战略,用的话来说,他们不喜欢我国走社会主义道,力图我国的。这股怎么也不能低估。国内经过30多年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都发生了很多变化,随着私有制的发展,发生颜色的土壤逐渐加厚。内外结合,颜色的可能性越来越加大。老实说,以来,想在中国搞颜色的各种动作始终没有停息过,1989年的就是一场最大的演习。对于颜色的,我们必须有充分的认识。也许只有到了国际阶级力量对比发生根本的变化,世界的力量占据绝对优势,社会主义压到了资本主义,那时,颜色的才会从根本上得到解除。这是比较遥远的事情。

为了预防颜色,我们必须加强国家的工具。在出现的情况下,运用工具政局的稳定、社会的安定,是完全必要的。正如指出的:“作为一个新兴阶级夺取,建立社会主义,本身的力量在一个相当长时期内肯定弱于资本主义,不靠就抵制不住资本主义的进攻。社会主义就必须,我们叫人民。”“运用人民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是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2)与是统一的,只有对极少数敌人实行,才能够充分保障绝大多数人民的。对少数闹颜色的化进行,只许他们规规矩矩,不许他们乱说乱动,并对其中了刑律的人依法进行处理,这是理直气壮的,也不会影响我国的声誉。对此不应该有任何顾虑。我们讲依国、依宪,就包含这个内容。

但是,对于颜色这一类危及政局稳定的事情,仅仅依靠机关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把注意力放在预防上,防患于未然。预防颜色,从正面来说,就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这是一个涉及各方面工作的系统工程。至少有以下几项工作应该作为基本措施经常予以关注。

首先,要加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应该充分认识意识形态工作的极端重要性。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同我们激烈争夺的重要阵地,如果这个阵地出了问题,就可能导致社会甚至。敌对要搞乱一个社会、一个,往往总是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先从搞乱人们思想下手。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教训看,当时戈尔巴乔夫提出所谓“化”、“公开性”,放弃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主义思想泛滥,这成为苏联解体、苏共一个十分重要的原因。必须充分估计到我国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严重性、复杂性。以来,我们着重反对了对马克思主义作化理解这一错误倾向,解放思想,取得了巨大成绩。但不可否认的是,出现了照搬资产阶级思想、理论的“洋”、“洋”的倾向,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遭到挑战和削弱。在思想领域,新主义、“”、“普世价值”、社会主义、历史主义等等泛滥,这些反马克思主义轮番进攻,一刻也没有停息。它们尽管说法不同,但目的是完全一样的:经济上主张私有化,上资产阶级,、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最终要求实现资本主义制度。这些,占领了相当大一部分阵地,影响了相当大一批群众。如果让它们蔓延开来,就会失去自己的思想支柱,就有可能为颜色打下思想基础。这并不是,而是历史的教训。现在,要求全党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著作,牢牢把握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清理资产阶级思想理论的影响,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已是一项十分迫切的任务。

其次,在组织上必须使各级领导权牢牢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手里。这是能不能巩固自己的执政地位、防止颜色的关键问题。只要我们的各级党政干部都是忠于党、忠于社会主义事业、全心全意、而不是谋求的人,那么,不管国内外敌对掀起多大的风浪,我们的都会是稳如泰山的。怕就怕我们的干部队伍出问题。指出:“中国的稳定,四个现代化的实现,要有正确的组织线来,要有真正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和党性强的人来才能。”(3)他强调配备领导班子时,要选那些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思想,在斗争中经得起的人。所以他在选拔干部时始终把化放在首位。我们必须这条干部线,不能把我们的党政干部仅仅当作只是处理具体事务而不问倾向、观点的那种“公务员”。要知道,在当前西强我弱的形势下,我们的干部不问,不分姓“社”姓“资”,就是会自发地倒向资本主义,这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尼克松在上世纪80年代访问东欧时说过:“实用主义可以为和平演变打开缺口”,事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如果主动地把我们的干部送到美国去培训(例如把哈佛大学当作自己的干部培训,不接受这种培训就不能提拔),让他们接受美国的“”,那更是正中美国之怀、做美国梦寐以求的事了。那样,一旦上出现风吹草动,就不知道我们的干部会倒向那一边了。我们必须和防止那些“吃的饭、砸的锅”的“砸锅党”人,钻进领导干部的队伍。这种人在关键时刻是会成为颜色的领头人的。

第三,最根本的是要巩固和加强党的阶级基础。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所谓颜色实际上是一场激烈的,胜负取决于阶级力量对比。我们不怕有人反对,因为在存在阶级的社会里,由于阶级利益的驱动,总会有人反对社会主义事业的。有人反对并不,怕只怕没有人坚定地支持,也就是说执政党没有可靠的阶级基础和群众基础。对于执政能力来说,这是决定性的。苏联东欧国家的之所以在反对派的进攻面前束手无策,根本原因是这些党推行修正主义线,迎合资产阶级的需要,完全脱离群众,失去了工人农民的支持,结果敌对一攻就垮,甚至不攻自垮。即使在资本主义社会,情况也是如此。吉尔吉斯斯坦等国的反对派实力并不十分强大,但多数群众在社会危机中保持中立,袖手旁观,结果一触即溃;而委内瑞拉的查韦斯之所以能在美国的重压和国内反对派连续冲击下不倒,就是因为查韦斯的社会政策向劳动群众倾斜,得到了占人口70%以上的劳动阶级的支持。总结已经发生的颜色的教训,我们必须十分注意巩固党的阶级基础,工人农民的主人翁地位,他们的利益不受,使广大人民群众始终站在党的一边,成为捍卫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中坚力量。这是加强党的执政能力、预防颜色的根本。

第四,防止颜色,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必须巩固和加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增强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道理。的经济基础是生产资料的公有制,我们的人民是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只有不断加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我们的才是稳固的。正如指出的:我们“决不搞私有化。这是一条大原则,决不能。”如果“把国有资产大量量化到个人,并最终集中到了少数人手中,那样,我们的国有资产就有被掏空的,我们的就会失去经济基础。那时,中国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我们靠什么来,靠什么来巩固人民的,靠什么来保现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4)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由于生产力的落后,发展又不平衡,我们在公有制为主体的同时,还需要发展非公有制经济,“作为公有制经济的补充”。但是,应该看到,决定我们社会的社会主义性质的,是占主体地位的公有制经济。公有制经济是我们的命根子。发展公有制经济,才能工人阶级的国家主人翁地位,才能得到工人、农民的。没有了公有制经济,或者公有制经济了主体地位,上层建筑就会相应地发生变化,我们的社会就会改变性质,不成其为社会主义了,执掌的也就失去了根基,没有实力继续执政了。这样,颜色就很容易搞起来了。公有制被削弱了、了,整个社会主义大厦就会垮塌,所以,我们必须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巩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增强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这是防止颜色的经济基础。

(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在当前西强我弱的形势下,我们的干部不问,不分姓“社”姓“资”,就是会自发地倒向资本主义,这是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尼克松在上世纪80年代访问东欧时说过:“实用主义可以为和平演变打开缺口”,事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青岛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正规?开封最权威的癫痫医院云南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