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情感成长 >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三)

时间:2019-10-29 16:00:47
一个屌丝的血泪成长史(十三)

【第二十六章】你自己说的

  原本极品骚年以为自己的恐惧技能,已经破掉了御弟哥哥稻草人的吸血,结果却发现事实好像跟自己想想的有点出入啊!
  怎么回事?
  “难道刚才他是故意贴身,好让我误以为他已经用过W技能了么?”极品骚年心中惊疑。
  事实也正是如此,唐曾在领悟到了后发制人的重要性之后,便已经做好了去骗对方技能的打算,待到极品骚年把E和Q都用过,唐曾才真正的开始了攻击。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唐曾心中对自己的此番行动的效果很是满意,看来自己小学语文果然不是体育老师教的,对于兵法之道也是很有潜质的嘛。
  之前的一幕再次上演,一个稻草原地吸血,一个稻草仓惶后退。只不过这次的角色互换了,唐曾的御弟哥哥占据了优势,而极品骚年却没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把敌人逼退后,唐曾便一直操纵着稻草人在敌方小兵之中来回窜梭,他这是在有意识的控线,同时也压制了极品骚年的补兵数,只要敌方稻草想要上前补刀,那唐曾就会毫不留情的甩一个普通攻击,外加一个E技能的沉默乌鸦。
  由于4级时的小交锋,使得御弟哥哥的血量上又重新占据了优势,所以就算敌人用沉默对沉默与唐曾相互耗血,运气极好的御弟哥哥,在血量上也总是能够领先对面一些。
  双方英雄就在这种你捅我一刀,我砍你一斧子的换血中,慢慢的增长着经验。
  时光荏苒,再回首,往事如梦……
  当年那个4级的青青小稻草,如今也已经成长为了6级的绿绿中稻草,当然这个率先升到6级的,自然是唐曾的御弟哥哥,他对敌人的压制很是有效,这也使得极品骚年的稻草人少吃了不少经验。
  之前的几次交锋并没有爆发人头,这是因为6级之前稻草的爆发输出还是有所欠缺的,不过不要紧,如今的御弟哥哥已经到了能杀人的年纪,呃……能杀人的等级!
  唐曾相信,一血肯定会是自己的!
  “呵——呵——”
  唐曾的信念总是那么猥琐,一血是自己的这肯定没错,可是他却没有说清楚到底是自己得到一血呢,还是送出一血呢

  在稻草人升到6级后,唐曾便放弃了对敌人的压制,转身往自己防御塔方向跑去,很快的消失在了敌人的视野范围内。
  看不见了,哪也没有,跑哪去了,真TM阴险!
  这是极品骚年此刻的心声,他被御弟哥哥压制的一直没补到多少兵,如今好不容易等到唐曾把御弟哥哥撤走,可他仍然不敢上去补兵。
  为什么不敢?
  因为他怕死……
  极品骚年也是玩稻草人的,他十分清楚的知道稻草人消失在己方视野范围所代表的含义!
  什么含义?
  很简单,solo中稻草6级时突然消失,通常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它死后回程了,另一种是稻草躲在某个暗处,等待着猎物走位失误,趁机跳大杀人!
  不过,世事无绝对,因为唐曾就做出了第三种可能:人没死,而他回家出装备了。
  手术治疗癫痫病危害大吗“呵呵,效果不错!”
  已经回到泉水的唐曾一阵得意,因为他看着极品骚年的稻草人,仍在离兵线很远的地方左顾右盼,不敢轻易上前补兵,生怕御弟哥哥从某个阴暗的角落里跳大出来将他直接杀掉。
  “你猜我在哪?”
  唐曾在泉水里一边买着装备,一边猥琐的调侃着敌人,打起了心理战。
  “艹!我知道你躲在草丛里,想等我补兵的时候跳大出来杀我是不是!做梦!!”
  极品骚年的稻草人闻言大怒,快速的用言语表示自己已经完全洞悉了唐曾的意图武汉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比较好,同时也用行动证明了他绝对不会让唐曾阴谋得逞的决心,只见极品骚年再次退后了几个身位,离着中间河道越来越远。
  “哦?这么厉害,居然知道我躲在右边的草丛么!”
  唐曾又用在连天窗口里扔了一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优惠个烟雾弹,想要混淆对方的判断,然后让御弟哥哥在商店里买了一件探索着的护臂,又买了4个假眼后,再次出门,从野区向着中路绕去。
  “右边的草丛!?”
  准确的捕捉到了聊天窗口的信息,极品骚年心中很是不屑,唐曾的这番话一看就是故意说出来的,他说自己在右边,就真的会在右边么?
  “哼!声东击西?跟我耍心眼,真以为我会上当,太天真了!”
  极品骚年之前由于唐曾的消失,而一直不敢太过上前补兵吃经验,可是唐曾在聊天窗中说自己躲在右边草丛的这一番话,使得极品骚年很快的洞察了唐曾的意图,这明显是用声东击西的障眼法嘛!
  御弟哥哥说自己在右边河道,那么他在左边河道的可能性就更大。
  如此逆向思维分析下来,极品骚年已经对自己的判断已经胸有成竹,他之前一直畏首畏尾不敢太靠前吃经验,所以还差两三个小兵的经验迟迟未到6级,如今在断定了敌人所在位置之后,他的举动就显得更加从容了。

  只见极品骚年操纵着稻草人,一头拱进了右边的草丛里,果然没有发现御弟哥哥的踪影,跟自己的判断完全一致,这使得他的信心大涨。然后他便以右边河道草丛为据点,一进一退的补着小兵吃着经验,同时眼睛时刻提防着左边河道。

  其实极品骚年心中想法很是不错,他知道右边的河道草丛并非是一个十分安全的避难所,就算御弟哥哥躲在左边的草丛,也完全可以从左边绕个圈绕到右边河道附近跳大。可是,绕圈可是个力气活,御弟哥哥若是不想被小兵提供的视野发现,那他的绕圈路线就得很远,远到御弟哥哥绕过去的时候,极品骚年应该已经升到6级回家出装备了。
  这是极品骚年对时间和路线的分析!
  如果唐曾真的躲在左边草丛的话,那这一切都会如极品骚年所想的那样。
  可是……
  实际上,唐曾之前压根就没躲在草丛里,而是选择了回家出装备,如今他都已经跑到右边河道得墙对面,张开双臂准备跳大了!
  极品骚年心中正掐算着时间,按照他的分析,御弟哥哥的稻草人如果在第一时间绕圈转移,那他现在的位置应该在野区三狼附近,还有十几秒的时间才能跑到右边跳大。
  还有时间!
  极品骚年如此想着,同时身子准备再次探出草丛,去补掉中路的一个残血小兵。
  也就是他正准备行动的瞬间,御弟哥哥的R技能大招吟唱时间结束,唐曾的稻草高举这夺命镰刀,在敌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轰然降临!
  “怎么可能?!”
  看着自己的血量飞速下降,极品骚年大惊失色,他发现自己身边居然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英雄,而且这个英雄看起来好像很眼熟的样子,这不正是他最擅长的英雄稻草人吗?
  唯有不同的是,极品骚年身边降临的这个稻草人,头上顶着让他咬牙切齿的四个大字:御弟哥哥!
  “怎么回事!他应该还有十几秒才能跑过来啊!”极品骚年心中不解。
  可是再怎么纳闷也没用了,当务之急还是先保命要紧,不过他的反应终究还是慢了一拍,因为此刻的极品骚年已经被御弟哥哥的Q给恐惧了,失去了对英雄的操作权,而终于等到恐惧时间结束后,结果他有中了E技能的沉默。
  “草!”
  极品骚年心中那个恨啊,自己平常就是如此跳大虐杀敌人的,没想到今天反而自己要如此被别人给虐杀了吗!
  答案已经出炉:是的,他死了……
  死的很让其费解……
  因为极品骚年到现在还没弄明白,这个御弟哥哥到底什么时候从左边河道绕到右边的,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啊!
  带着心中满满的疑惑,极品骚年终于在泉水中复活,由于前期被压制了许多补兵,经济上落后了很多,所以他仅出了一件法强增幅书,一件布甲,然后带了两个假眼,便匆匆出门了。
  而拿到一血的唐曾,在敌人复活的这段时间里,也并没有闲着,除了不忘记补掉残血小兵之外,还布了一个小局。
  其实也不算布局,仅仅是对战稻草时的常用计策罢了。
  御弟哥哥将之前买的4个眼睛毫不吝惜的全部用掉,两边河道草丛中各插了一个,然后又在敌方河道墙的另一侧,又各插了一个眼。
  将这四个假眼用掉后,中路突然变得分外明亮,别说是敌人想隐蔽跳大,就算是一只苍蝇冒出来,唐曾也能够第一时间察觉!
  在如此安全的环境下,御弟哥哥便放心的在中路补起了兵,并没有任何躲起来的想法,因为他的大招CD还没好呢,想要跳大还需要一分多钟。而极品骚年呢,在吸取了上次被杀的经验后,他也学着唐曾打起了心理战。
  “你猜我在哪!”极品骚年在野区中穿梭着,快速朝着右路河道迂回而去。
  “不知道啊!”御弟哥哥回答道。
  唐曾现在确实不知道敌人在哪,因为极品骚年还没跑到唐曾假眼的视野范围内呢。不过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唐曾刚问完这句话,极品骚年的身影就马上就被右边河道内插的眼睛给暴露了。
  “我在右边草丛呢!”极品骚年一头钻入了右边草丛,然后蹲在唐曾的假眼旁边,开开心心的说道。
  “哦?真的么?!”唐曾在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等待自己CD结束。
  “当然,没有骗你,我真的在右边草丛!”极品骚年开口说道,他也想学着之前唐曾声东击西的方法,扰乱敌人思维。
  55秒、54秒、53秒……
  唐曾一边数着这自己的R技能的冷却时间,一边不急不缓的继续补着兵,由于大招R技能CD时间还有很长,所以唐曾也开始有意识调戏起了敌人。
  只见御弟哥哥时不时的朝着右边河道风骚的大幅度走位,仿佛马上就要进入敌人的跳大范围了,这让极品骚年兴奋莫名,果然敌人也跟他之前一样受到了逆向思维的干扰。
  可是……
  渐渐的,极品骚年觉得这其中似乎出了问题,御弟哥哥虽说时不时的朝右边移动,但每当走到关键位置的时候,他总是很猥琐的调头往回跑。
  “你倒是再往前走两步啊,魂淡!”极品骚年蹲在草丛里有点抓狂了。
  CD时间:16秒,15秒,14秒……
  在唐曾的猥琐走位的勾引下,极品骚年硬是在草丛中蹲了半分钟。
  “你们怎还不出来啊?到底藏在哪!”唐曾操纵者御弟哥哥悄悄的退出了敌人的视野范围,朝着右边草丛绕去。
  “右边草丛!”极品骚年说道。
  “哦?这么巧,我也在右边草丛呢!”
  cd时间:4、3、2、1!
  绕到右边河道外的唐曾,终于等到R技能的CD结束,再次开启了大招,带着高爆发高伤害,轰然降临到右边草丛中!
  “我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极品骚年看着自己的血量快速下降,已经放弃了逃跑,满脑子都是疑问。
  “你自己说的啊!”唐曾如此回答着。
  我自己说的?
  我说你就信啊!
  魂淡,能不能别这么单纯啊!

  然后……极品骚年又死了……

 

【第二十七章】死的太憋屈

  死了!
  又死了!
  极品骚年欲哭无泪,自己明明才从泉水里复活不到三分钟,怎么这么快就又要回去了吗,他明明连个兵都还没来得及补呢!
  “魂淡!”
  重新回到泉水里的极品骚年咬牙切齿,他的鼠标箭头在御弟哥哥的身上狠狠的点来点去,好像要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抑郁。
  可是,不管他点几百下,唐曾的稻草人仍然活的好好的。
  只见,杀完人的御弟哥哥在草丛中慢慢的提上裤子,抖了抖腰,吹着口哨,悠哉悠哉的从河道里中钻了出去,正好碰见了一个残血小兵,随手将它化作了金币,很是一幅神清气爽、春风得意的模样。
  艹!
  极品骚年越看越不爽,他这两次死的都太憋屈了,特别是第二次,手中买的假眼还没来得及插呢,就TM被干掉了,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在哪里跳大!
  气急败坏的极品骚年孤注一掷,将所有的装备都给卖了,全部换成了假眼,打算破罐子破摔。他死了两次,经验等级上已经比唐曾落后了太多,而且补兵数也少的可怜,在想要翻盘恐怕是没啥机会了。
  不过就算没法赢,他也得死个明白,总不能每次都没弄清敌人在哪里,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灭掉吧,他一定要让御弟哥哥跳一次空大,否则就算自己死,也死不瞑目啊!
  对!得让他跳个空大!
  抱着士可杀不可辱的心态,极品骚年再次从水晶中复活,这次他身上足足带了6个眼睛,一切准备就绪后,极品骚年再次朝着中路跑去。
  可当他来到中路的时候,御弟哥哥的身影又消失无踪了。
  去哪了?
  难道他又躲在某个地方,准备开大跳死我么!
  发现御弟哥哥不见了之后,极品骚年变得更加小心翼翼,他步步为营的挪动着脚步。在两边河道草丛里分别差了一个眼,然后又在己方两边的河道墙外,分别插了一个眼,然后又跑到唐曾方两边河道墙外,又分别插了一个眼。
  6个眼睛全部用掉了,中路此刻再次变成了灯市,各种光明,各种亮!
  可是……
  他还是没有发现御弟哥哥的身影!
  “你在哪,给我死出来!”极品骚年大喊。
  他也不打算补兵了,反正这局自己是肯定赢不了了,他现在的唯一信念,就只想让御弟哥哥跳一次空大出丑,很单纯,很简单。
  “等等,我马上就来,刚回家买东西了!”唐曾在商店里买了一个真眼,出了一件爆裂魔杖,然后钻进野区,往中路绕去。
  “你当我是傻X?你要是真的回家买东西,我就是你儿子!艹,别躲了,快点滚出来吧!”极品骚年喊道。
  “可是,我真的回家买东西了……”唐曾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也仅是想想而已,这种极品骚年给他当儿子都不能要啊!
  很快的,唐曾已经从草丛中饶了出来,来到了左边河道那,想穿过河道绕到敌方F4的位置。
  “我看到你了!想饶过去跳大?没门!”极品骚年兴高采烈的喊道,6个眼睛果然不是白插的,御弟哥哥的走向完全暴露在他的视野之中。
  “哦?原来被发现了么,真厉害!”唐曾说道。
  被敌人的言语警告后,御弟哥哥没有再试图钻进敌方F4那里,而是将自己刚才回家买的真眼,隔墙插到了敌方F4的位置,然后晃晃悠悠的重新回到了中路。
  “还好他F4那里并没有放眼睛。”唐曾将真眼插过去之后,没有发现敌方的假眼,心中放心了许多。
  重新回到中路的御弟哥哥继续补着兵,似乎对前方的敌人一点想法都没有,视若无睹,只关心残血的小兵,尽显补兵狂魔本色。

  “来杀我啊!怎么不杀我了,你不是很会跳大么!怎么不跳了?”似乎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极品骚年气急败环的说道。

  “你血太多了,我点燃刚才用过了,恐怕杀不死你。”唐曾老老实实的回答,言辞是那么的真诚。

  “血太多了?好吧……你等等!”极品公子微微一怔。

  说完这句话,唐曾就看着敌方的稻草人朝着塔后跑去,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等他再次出现回到中路的时候,他身上的血量只剩了二分之一了。

  我去!你用不用这么听话啊!

  唐曾在电脑面前扶额,虽说极品骚年脱离他的视野范围,但是唐曾留在敌人F4位置的真眼,可是清晰的暴露了对方的一举一动,那小子居然去F4让小怪消耗自己的血量了!

  你要是真的这么想送我一个英雄,其实真不用搞solo这么麻烦,直接说不就好了?唐曾心里如此想着。

  “这下血够少了吧,你有本事过来跳死我,我看你到底能躲在哪里跳!”血量还剩二分之一的极品骚年,在他外塔那里转来转去,信心满满的说道。

  “那你小心点哈!”唐曾回复道。
  既然敌人寻死之心这么急切,唐曾自然不会辜负了对方的一片好心,为了更加迷惑敌人,唐曾在极品骚年的视野内,按下B键的回程术。
  紧接着,一道通天的光柱降落,笼罩在了御弟哥哥的身上,然后,他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回程了……
  回程干吗?
  一直躲在自己防御塔下的极品骚年,心中很是不解,他猜不出来唐曾此番举动的意图。
  不过,不用着急,马上他就知道答案了……
  因为,回程之后的唐曾并没有做任何停顿,他将画面挪到了敌方F4的位置,然后按下了F键的传送,点在自己事先已经插好的真眼上面。
  又是一道通天的光柱降临,御弟哥哥就好像带了一个月光宝盒一般,在地图上传来传去。
  后面的故事,想必大家都能猜的出来,传送到F4位置的唐曾再次稳稳的按下了键盘上的R,接收到释放大招指令的御弟哥哥,快速的张开了枯槁的双臂,口中默念着生涩难懂的咒语,然后,2秒之后……
  2秒钟后……
  那彷如死神一般的身影,再次凭空降临到敌人的身边,只剩二分之一血的极品骚年,毫无悬念的被轰成了渣渣,死相是那么悲惨,惨绝人寰,惨不忍睹,惨无人道!
  其实,光一个惨字,已经无法概括极品骚年现在的心情了,或许还得加上另外有一个成语:死不瞑目!
  是的,他死都无法瞑目!
  极品骚年刚才明明一直盯着河道呢,根本就没有发现御弟哥哥的身影,而且唐曾刚才可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回程的,就算从泉水那里再跑到中路,最快也得有十几秒的好吧!
  可这明明连一半时间都没过,难道他是直接从泉水那里开大,直接跳到中路来的么,这太扯了吧?
  这不科学啊!
  极品骚年抓狂了,他心中满满的全是疑问,本来信心十足的过来打敌人脸,结果不但被人家反打,而且连对面是用哪只手打的自己都不知道。
  死的太憋屈了!
  随着极品骚年的又一次死亡,这局稻草对稻草的solo赛,也算告一段落,接下来便是给胜利者颁奖的环节了!
  嘿嘿……
  拉克丝妹子!

  唐曾可耻的笑着,心中不知道在猥琐的想些什么东西。

(未完待续,每日更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