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考古 >

服务商被指骗服务费苏宁众筹称遭冒名两名员工被查

时间:2019-10-08 13:59:38

  白癜风医院 http://88995799.com/m/

  服务商被指骗服务费,苏宁众筹称遭冒名但承认两员工被查

  澎湃新闻记者陈兴王实习生魏萌叶来源:澎湃新闻

  浙江台州商人黄安(化名)发现自己可能遭遇了一场众筹骗局。

  6月22日,黄安向澎湃质量报告投诉平台(www.thepaper.cn/consumersComplaint.jsp)反映,今年4月,他先后交纳7万余元服务费,通过自称是苏宁众筹“战略合作伙伴”服务商——苏州微道企业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苏州微道公司”),参与了“苏宁众筹”项目。

  其后,他被告知需要“刷单”,“刷单30万,能做到100万销量”。因此他又缴纳了一笔“刷单费”。

  岂料,服务商将众筹资金刷到30余万元后,直至5月15日众筹项目结束,黄安公司的产品实际只在苏宁众筹平台销售5千余元。

  但按照合同,众筹资金达成即算众筹成功,服务公司将7万余元服务费收入囊中。

  众筹成功截图

  黄安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他数次找服务商要求退还服务费被拒,对方却称“该做的都做了,是你的产品销路不好”。

  众筹营销是近年来兴起的一种互联网销售模式,商家通过发布筹款项目向消费者募集资金以完成产品,但目前国内互联网平台的大部分“众筹项目”实际上与直接下订单无异,与“团购”区别不大。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浙江、江苏、福建等地数百家小微企业均碰到了与黄安公司相同遭遇。更有甚者,多家小微企业缴纳数万元服务费后,直到众筹结束都是零销量。

  苏宁众筹官网公开资料显示,平台运营主体为江苏苏宁众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子公司。而苏宁金融服务公司的背后则是苏宁易购集团有限公司。

  澎湃新闻注意到,6月17日,苏宁众筹平台曾就此发布公告称,苏宁众筹平台未授权任何企业或个人开展任何形式的选品、招商行为,并称是有部分不法企业打着“苏宁众筹”旗号组织商家参与项目。

  但多位被骗企业却指出,涉事服务商曾出现在苏宁众筹平台服务商列表中,出事后才被撤下,目前仍有服务商在苏宁众筹平台展示。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宁众筹和苏宁易购已有两名相关负责人因此事被警方带走。

  6月26日,苏宁方面回应澎湃新闻称,经调查,苏宁众筹从未授权苏州微道公司等公司进行代运营及招商选品行为,与上述公司对应的法人及股东相关的其他公司,亦没有任何授权合作。

  苏宁方面在回应中证实,其公司确实有两人被移交司法部门处理,但未透露具体原因。

  30万众筹金额是“刷单”的结果

  在浙江台州经营一家净水器公司的黄安,本想通过众筹平台打开销路,未料遭遇骗局。

  黄安称,今年3月初,他接到一个苏州打来的陌生座机电话,对方自称是苏宁众筹苏州分部的人员,说觉得他家的产品不错,适合做众筹,能提高销量。

  “第二天,又有一个南京的号码打过来,自称苏宁众筹选品组的,也说我们的产品适合做苏宁众筹,会有很好的销量,还发了邀请函,邀请我们到苏州带着产品去参加选品会。”

  黄安起初将信将疑,但在苏州参加那次选品会之后,就对此事信以为真。

  黄安说,3月11日,选品会在苏州某高级酒店举行,会议现场不准拍照和拍视频,会议现场布置都让他们相信这就是苏宁官方的选品会。

  “有苏宁的标志,播放了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年终的讲话视频,还有一个自称苏宁众筹官方选品组的总监上台演讲。”黄安记得,现场很多企业都交了钱。

  黄安也不例外。当天,他就与自称是苏宁众筹“战略合作伙伴”服务商苏州微道公司签订了合同,合同上还打着“苏宁众筹深度服务”印花。

  按这份《众筹项目一站式深度运营服务合同》,黄安缴纳了59800元服务费,约定众筹项目预期目标为20万元,期限至众筹成功之日为止;如果未达到众筹目标,服务商“无偿启动乙方名下的全球网络分销商、代理商资源进行补足”。

  合同

  交钱后,黄安就配合众筹选品组开始前期预热,做产品上线前期工作。

  但过了快一个月,黄安公司的净水器仍未在众筹平台上线。黄安说,他打电话询问,却被告知需要“刷单”,“刷单30万,能做到100万销量”。

  黄安理解的意思是,所谓“刷单”,即是刷高众筹平台的众筹项目资金显示金额。但该行为已违反去年实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

  黄安称,无奈之下,他作为甲方又与苏州微道公司于4月12日签订了补充协议,先后共缴纳9000元“刷单费”,1000元保证金,共计又支付10360元,“委托”苏州微道公司帮其“铺底”,将众筹金额刷到30万。

  补充协议

  吊诡的是,黄安发现,在签订补充协议三天后,4月15日,其公司生产的净水器正式上线苏宁众筹平台,当天即达到并超出了约定的30万元众筹金额目标。

  而此时,黄安公司在众筹平台的净水器销售额为零,一台都没有被订出去,即30万元众筹金额均是“刷单”的结果。

  根据黄安提供的销售发货清单,直至5月15日众筹结束,其公司仅通过众筹平台销售14台净水器共郑州癫痫医院有治疗儿童患者的吗计5174元,其中4台还系黄安朋友推荐所购。该销量远未及众筹平台显示的“众筹资金”305198元。

  但接下来,让人更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

  “服务商”以众筹目标完成为由拒绝退款

  黄安察觉自己可能被骗,遂向苏州微道公司提出退还服务费要求,但遭到拒绝。

  而后,黄安发现,陆续有更多的小微企业与他遭遇相同骗局,对方公司均为苏州微道公司。

  黄安称,5月13日,他与另外8家企业负责人前往苏州市公安局吴中分局木渎派出所报案;此后陆续又有十余家企业前来报案。

  “第二天,我们和民警再次到微道公司,才见到了当时和我们签合同的‘欧阳楚楚’。”黄安称,在现场,民警检查了“欧阳楚楚”身份证,发现其真名叫“朱晓燕”。朱晓燕解释称,“欧阳楚楚”是其花名。

  据此,澎湃新闻注意到,与黄安前后两次签订合同的均是苏州微道公司的负责人“欧阳楚楚”,事后收取服务费、开具发票的却是“江苏易商动力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而在苏宁众筹平台上,为黄安公司产品做众筹项目的服务商却显示为“苏州网力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简称“苏州网力公司”)。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App查询发现,该三家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均为朱晓燕;且在该三家公司工商注册信息中,未显示与苏宁众筹平台存在直接关系。

  另据多位被骗小微企业负责人称,此前,苏州网力公司曾被展示在苏宁众筹平台服务商页面,但事发后已经被撤下。

  澎湃新闻在苏宁众筹平台服务商页面发现,目前仅有8家第三方服务商在页面上展示,且点击单个服务商弹出窗口出现“服务包未上架,请重新选择服务包”,“您可以进入‘服务商首页’继续浏览”等提示。

  据该8家服务商展示卡片图显示,其主要提供“众筹全案”策划、上线、运作、招商等服务。

  苏宁众筹官网介绍,苏宁众筹平台于2015年4月16日上线,平台运营主体为江苏苏宁众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大的O2O众筹平台”。

  苏宁众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则是由苏宁金融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子公司。

  “欧阳楚楚”(朱晓燕)的名片信息显示,其苏州微道公司位于苏州市吴中区金枫路东创科技园C幢317室,“平台资源”包括苏宁易购、京东、淘宝网等九家平台公司。

  “欧阳楚楚”的名片

  “欧阳楚楚”的名片背面

  黄安称,从派出所回来的当晚,朱晓燕通过微信欲与其和解,要求撤销案件,并解散维权群,称“我这边7天之内,给你确定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该要求被他拒绝。

  至5月15日,黄安发现,其在苏宁众筹平台的产品众筹项目已被撤下。黄安称,他们十余家企业多次向苏州微道公司提出退还服务费,但均被以众筹项目已完成为由拒绝。

  黄安提供的与“欧阳楚楚”的聊天截图显示,“欧阳楚楚”称,其与黄安的“矛盾点就是众筹销量不行”,“我们该做的都做了,仅仅是你的这款产品销路不好。”

  数家企业称交服务费参与众筹后销量为零

  持续数日,澎湃新闻还陆续接到更多怎样治疗癫痫病好小微企业投诉材料,均反映遭遇了相同众筹骗局。其中浙江、江苏等地的九家企业在向苏州微道公司交纳服务费后,在苏宁众筹平台众筹期间,产品销量均为零。而所交近6万元服务费,均未能退还。

  浙江永康市一家锁具企业的负责人孙女士告诉澎湃新闻,2018年,她陆续接到“欧阳楚楚”多次电话,邀请其公司通过众筹筹集前期费用,称可以提升品牌形象。

  之后便遭遇了与黄安相同的骗局。孙女士称,她先通过公户向苏州微道公司汇款服务费54800元,之后又支付了3000元“扣点费”,1000元保证金。产品在苏宁众筹平台上线后即显示众筹资金达10万余元。

  汇款凭证

  孙女士表示,实际上她只卖出3把锁具。

  浙江温州一家智能锁业公司的负责人蒋先生亦向澎湃新闻表示,他在向苏州微道公司共计支付63800元后,其产品在今年4月众筹结束,产品从苏宁众筹平台下架,其公司在平台的销量为零。而众筹平台却显示其产品众筹资金达10万余元。

  另有浙江余姚市某机械公司负责人陈先生等8家企业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称,他们缴纳近6万元服务费,通过苏州微道公司参与苏宁众筹项目,直到众筹金额目标达成,产品销量均为零。

  目前,疑遭遇苏州微道公司众筹骗局的企业已有近40家,多集中在江苏、浙江一带,涉及金额已逾百万元。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澎湃新闻进一步了解到,在福建多地,相关维权群有上百家企业,涉及到疑似苏宁众筹的另一家第三方服务商中创信诺(深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创公司”)。

  福建某咖啡销售商务公司负责人称,2018年3月,一名自称苏宁众筹的工作人员联系到他,邀请其参加众筹平台的众筹活动,及即将在厦门召开的选品会。

  “选品会上,苏宁易购的工作人员大力推荐第三方的中创公司。”该鄂州哪个医院癫痫病负责人表示,他当时有些怀疑,但在苏宁众筹平台查询发现,中创公司确实是苏宁众筹的服务商。

  根据该负责人提供的苏宁众筹平台截图显示,中创公司在该平台服务商界面位列第一行第三位。

  该负责人称,在支付了6.6万元服务费后,其公司咖啡产品顺利上线众筹,至去年6月20日结束,众筹款项达20余万元。岂料,当他准备从苏宁众筹平台提款,却发现登录密码被改;在向苏宁易付宝申请找回密码后,却看到自己的20万余万资金被他人分两笔转走。

  目前,该商务公司已将中创公司诉至法院。但据该负责人提供的视频信息称,中创公司办公场所早已人去楼空。中创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在事发后几经腾挪作出变更。

  苏宁众筹公告称“不法商家冒充”

  苏宁众筹平台在事发数月之后,发布了一则“重要公告”,撇清与第三方服务商之间的关系。

  该则于6月17日发布在苏宁众筹官网“关于苏宁众筹平台重要公告”称,近期陆续接到商家举报,有部分不法企业打着“苏宁易购”“苏宁极物”“苏宁众筹”的旗号,冒充“苏宁或苏宁众筹合作伙伴身份”,组织商家参与类似“商品优选”“众筹优选”等活动/项目,并要求各用户商家签约合作协议缴纳“平台费用”。对此,平台表示密切关注,并依法安排人员调查取证。

  公告还称,上述行为企业与苏宁众筹不存在任何关联,苏宁众筹平台已停止与所有外部第三方服务商的合作,行为企业并非苏宁众筹官方合作伙伴或官方人员组织发起的活动/项目。苏宁众筹平台未授权任何企业或个人开展任何形式的选品、招商行为。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苏宁众筹方面负责人、江苏苏宁众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王某,苏宁易购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一位项目经理巫某某,二人已因此事被警方带走。

  澎湃新闻通过天眼查App查询发现,就在几天前的6月11日,江苏苏宁众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将原法定代表人王某变更为王炜。

  6月26日,苏宁方面就此向澎湃新闻证实,“我司内部在廉洁从业核查中发现王某、巫某某等人存在问题,已第一时间移交司法处理。”

  苏宁方面在回应中介绍,苏宁众筹平台所有业务均秉承开放共赢、公平自愿的原则,网站官方公示,众筹业务仅收取3%的平台扣点,并不存在任何由其他企业/项目人员单独收取费用的情况。

  苏宁方面就此表示,“得知有公司冒充苏宁众筹官方工作人员进行违规招商活动,苏宁已第一时间向北京、上海、南京等地公安机关报案处理;苏宁愿协助商家维权,如有需要可拨打025-66996699-867742。”

  同日,澎湃新闻拨打了苏州微道公司负责人朱晓燕电话。其称,苏州微道公司不是苏宁第三方服务商,她与这些企业有合同为据,不存在诈骗行为,均是合同约定范围内收取的设计服务费用。

  朱晓燕否认存在“刷单”行为,称这只是一种“营销配合手段”。其公司在合同中未给这些企业承诺要达到多少销量,产品参加苏宁众筹项目“本身就是一个广告”。

  朱晓燕还称,目前其公司已全部暂停“苏宁众筹这个业务”,“微道公司我们也准备注销了”。

  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月1起施行的新《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已明确禁止经营者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违者或将被处以最高200万元罚款,可以吊销营业执照。

  (本文来自于澎湃新闻)

------分隔线----------------------------